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佛法宝藏 > 放生专题 > 素食护生 > 内容

被人捉逢凶化吉 高僧度舍报往生——乌龟放生记

作者:佚名 发表日期:2012-06-19 09:26:42 来源:互联网 人气:
被人捉逢凶化吉 高僧度舍报往生
——乌龟放生记

文/朱慧光

(2009年5月5日)

形貌虽殊体无异,
人龟相聚堪称奇。
因缘之深非偶然
古寺舍报妙难思.

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。世间总有一些事令人百思莫解,只好以偶然或巧合了之,然心头之谜终难破解。我与一只乌龟的缘,便是如此。

2009年3月中旬的一天,我们夫妇从菜场买好菜,走岀菜场时,看见门前一侧围了许多人,走近才知道,有人在卖一只大乌龟。我们从人群里看去,只见地上卧着一只菜盆大的乌龟。那龟两眼无神,头耷拉下来,任由人摆布。众目睽睽之下,那龟显得甚是惊恐、无助和沮丧。生平也见到过不少乌龟,但像这般大的,却是少有。

在此之前几天,也是在这个地方,曾有一个男子,也在地上摆过一只大乌龟岀售。我问他多少钱,他说最少800元,还说有个人愿出700元买走,但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钱,要他送到家里付款,他都不卖。因那天我只带了400多元,听卖龟人这样说,我们就遗憾地离开了。事后,我们夫妇俩因没有尽力去救下那只大龟,心里一直很感愧疚,这次又遇着了,也就不再犹豫,非买下不可了。

卖龟的是俩个年青人。我问要多少钱。一个说,龟有7斤重,要600元。我说,我是买来放生的,身上只有300多元钱,我把皮包里面的钱全部给你,行不行。两个年青人一商量,说行。我又问,这个龟是家养的,还是从哪里捕捉的。他说,是某地建桥破了它的洞穴而被发现的。

回到家里,我们小心翼翼地把乌龟从编织袋里取出,把龟放入盛满水的大盆里,告诉乌龟说,你已经安全了,不要害怕,过几天,我们就把你带到唐江宝台禅寺,请传开老和尚为你做皈依后,再放你回归大自然。我们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,只见它挣扎着想从水盆里爬出来,于是,我们就在阳台西角,用几盆花围成一块空地,地上再摆上一些小石子,营造一个小自然环境,把龟安置在那里。一个盆子盛蔬菜、菇类和水果,一个盆子盛水,供龟食用。

第二天,老伴给它换食时,又添了米饭,并对龟说,你可以吃些米饭。不料,龟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,伸长脖子,发出一声恼怒的嘘声,倒把老伴吓了一跳,对它还有几分畏惧。我们分析,可能供给乌龟的食物,不对它的胃口,因而它很生气。儿子为了解它的食性,还从网络上查找相关资料,说龟最喜欢吃的是泥鳅和蚯蚓,也会吃些蔬菜和水果。但我们考虑,既然放生,若伤害其它物命,于情理不合,也违背放生的真义,还是坚持喂它素食。我们每天吃什么,也供它吃什么,但要尽快把它放归自然。

因此,买回三天时,我打通了师父传开老和尚的电话,向师父说明原委。师父听了很高兴,问有多大,我说七斤重,有大盘子那么大。师父鼓励道,放生是慈悲,可获健康长寿报。并说,他现在在九江武宁,要半个月才能回来。我说,我就等您老人家回来,为它授受三皈依后,再放生。

老伴把老和尚要半个月才能回来的消息说给龟听,并劝它安下心来,在家里住些日子,只要老和尚回来,马上就带它去。说来也怪,自那时开始,龟与我们变得亲切起来,我们说的话,它好像都能听懂,也显得非常平静。老伴天天在阳台洗衣洗菜时,都会和它瞌叨瞌叨,告诉它这个世界太苦,有个西方极乐世界,那里有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,只要称念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名号,就能生到那里,那个世界只有快乐,没有痛苦,没有生老病死,有无量光、无量寿,还常常播放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给它听。并反复告诉它,传开老和尚是一代高僧,你能遇到老和尚,由他老人家为你授皈依,你的福报很大。而龟的表现也非常有趣,在老伴和它说话时,常会不时地发出轻而柔和的嘘嘘声,眼睛显得特别光亮和有神,犹如彼此之间在交流一般。有时,老伴忙时,顾不上与它说话,它反而会主动的大嘘一声,老伴猜想是因为没和它说话,而惹它不高兴了,忙与它道歉,说说话,龟也就恢复常态,又会发出嘘---嘘---的细语声。我有时也逗逗它说,龟兄弟,你要好好念佛,一心求生。它多是友好的看着我,但很少发出声音。

过了些日子,气温高起来了,太阳光直照在龟的栖息处,阳台的气温有些热。有天午休时,阳台上有杂物倒下来的声音。我估计是龟爬出来了,赶快起来看是怎么回事,果然不出所料,龟已经跑到了阳台的另一端,显得有些局促不安。我赶紧把它抱进客厅,但无论放它在哪里,它都不能安宁下来,不停地在厅里爬来爬去,我们只得又把它放回原处,上面用伞遮盖起来。这样,它又安静的在那里呆了几天。后来气温不断升高,遮阳的效果也不能有效降温,我们只好把它安置在客厅的沙发底下,并告诉它不要乱跑,万一触上电线,怕会不安全。出乎意料,它真的非常乖巧,以后就一直静卧在沙发下面,从没有跑出来。

半个月到了,我与师父取得联系,打听师父他老人家有没有回到唐江。师父说,他现在在南昌,还要一个星期回来。到了一个星期,我又打师父的电话,师父这次很确定地告诉我说,最迟后天(4月19号)可以回来。每次打电话的情况,老伴都会告诉乌龟,而它似乎也能理解,反应倒也平静。

师父19号回唐江,按理,20号应带龟去皈依。但因为广州有一位师兄,我协助她为师父做博客,而她准备4月21号到唐江,我们约好22号在唐江宝台寺见面,一起向师父和住持法如法师,请示汇报师父博客的有关问题。因前后只差两天,我便把龟的皈依和放生的日期,定在22号。不料,20号早上,老伴起床时,龟仍在它的栖息处。但洗漱出来后,只见龟一反常态,爬出在客厅过道上,脖子伸得长长的,眼光充满着期待的眼神,嘴巴张得大大的,并发出凄厉的叫声。当我出来时,老伴告诉我,今天龟很反常。当时,见龟卧处有一滩黑黑的龟粪便,老伴想是不是龟爱干净,便清洗干净,重新把龟放回原处。放回去后,龟虽然没有再乱爬,但明显看得出,它很无奈,显得闷闷不乐,眼神中似乎有艾怨,并多次伸长脖子,张开嘴巴,发出厉叫声。面对此情此景,我们夫妇再也没有怀疑,一定是龟知道老和尚回来了,我们不带它去,它不高兴。因此,我们当即决定,今天就带它去皈依。当把决定告诉龟后,龟复又平静了下来,再也没有出现过刚才的表现了。

到了寺里,已是十一点了,寺里的师父和义工,叫我们吃了饭再去见师父。吃饭时,又遇上了两个赣州来的熟悉居士。饭后,我们一起去见师父。来到师父房间,顶礼后,我从纸盒中取出龟,端在手上,对龟说,这就是传开老和尚,你要好好拜师父。老和尚亲切地注视着龟,满脸慈容,就像对待孩子一样,充满关切的轻轻抚摸着龟,然后说道,把龟放地下。接着问我,这个龟好大啊,它有多长时间了。我答道,不知道啊。师父笑道,你们坐,先喝茶,再为它皈依。饮茶间,大家围饶着龟说开了,有居士说,龟有一百年,有居士说,龟有好几十年。话题一转,又说到该把它放哪里,才不会又被人捕捉。最后,大家说要在龟身上作个放生记号,以后人见到这个,才不会抓它。一个建筑商居士提议,在它背上刻个佛字,大家都说好。师父的书法古朴苍劲,神韵独具,由师父亲自提笔在龟背上书写佛,无疑是相似于授记。因此,我恭请师父书写,师父也没推让,从卧室中取出笔墨,在龟背上细心的写下了一个佛字。又找出刀刻工具,自己刻起来。师父年近九十,又是病后调理期间,我不忍心师父亲刻,便请那个建筑商居士操刀摹刻,一番推让后,他也就没再客气了。在为它刻字时,师父曾用手指轻轻的按住龟的头,有好几秒钟,我想这是师父在为它摩顶。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字终于刻好。

值得一提的事,在龟背上刻字,是把龟背上的黑皮去掉,在甲壳上刻出一个明显清楚的白色佛字。这是不是与刮骨相似,疼痛剧烈不剧烈,我不得而知。但龟好像明白大家是为它好,表现得极其配合,静卧不动,眼神光亮,没有怨气,异常平静。我想,其中之奥妙,是因为有了师父对龟的加持。

为龟授皈依的那个庄严时刻,终于盼来了。皈依仪式是在宝台禅寺念佛堂举行,由禅宗洞云派(即曹洞宗)51世传人上传下开大师亲自授受。参与者还有寺里的两位法师,我们夫妇二人,赣州的两位居士,以及来寺游览的两个年青女孩。师父令我把龟放好,龟极有灵性,安静的卧着,头平伸出来,稍稍仰起。更为奇特的是,在为它说完皈依三宝竟时,它竟然连续三次伸长脖子,发出叫声。皈依仪式结束后,我们夫妇向师父顶礼三拜,以感激师父为龟授受三皈之恩。

走出念佛堂,师父又为龟摩顶一次。并对我说,把龟放哪里,由你们决定。一位法师说,就放寺边的河里好,龟能常听到梵音,我表示赞同。大家考虑到,白天放易被人看见,只怕又被人捉去。因此,我把龟托咐给法明法师,请他在晚上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我们与龟打招呼告别后,便回到了赣州。

寺中有位法师说,这是鳄鱼龟,非常凶猛,长得很快,这只龟的年龄并不大。因此,到家后,我打开电脑,查询鳄鱼龟的图片和资料后才知道,这个龟,正如法师所说,是从国外引进的品种,目前国内有不少鳄鱼龟养殖场。

22号,我们夫妇应约又来到宝台寺。广州来的2位居士,正好与法明法师在念佛堂门前的走廊里,串结佛珠。我们先拜过佛,再与客人相见寒暄后,我便问法明法师,龟在哪里放生的?法师告诉我们,放在寺里的菩提树下。又说,那天你们走后,这个龟就很反常,不吃不喝,到晚上,伸了几下脖子,就往生了,当晚用念佛机为它助念了一个晚上,直到第二天把它安葬在菩提树下。

这个消息,实在太出意外。龟在家中住了近一个月,它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动物,但彼此之间的感情,也是难以割舍的。听到它离我们而去,內心顿感怅然若失。

吃罢午饭,我们与广州的两位居士一起,去拜谒师父。师父为我们泡上茶后(每次老人斱不让我们做),我对师父说,那只龟往生了。师父说,它当晚就往生了。又说,这只龟的时间好长好长,它的福报很大,才能遇到你们,你们和它的缘很深啊。我说,它不仅与我们的缘很深,也与师父您老人家的缘很深,它的福报大,是因为能遇到您老人家来为它授皈依,而又是在命终之前,这种福报决不是做人而又享尽世间荣华富贵者可相比拟的。

说到这里,事情似乎已经终结。然而,还有太多的谜团和疑惑,难以解开。

4月20号之谜。难道冥冥中确有注定,龟就得在这一天见师父。19号师父回唐江,20号早上龟就一反常态。此外,19号下午,单位的一个同事在我家中,告诉我们说,你们要赶快去放,乌龟被蚊子叮咬就会死掉。而恰恰19号晚上,我半夜起来,就听到有几个蚊子嗡嗡叫,我与老伴都不约而同地向佛菩萨祈祷,让蚊子不咬乌龟,我们愿供养蚊子,都主动的把手露出被外,任由蚊子叮咬,我还不停的称念佛号。19号晚天气并不闷热,在19号前后都有更闷热的天气,但都没有出现过蚊子。奇怪的是,就是这个晚上,我们听到了蚊子的嗡嗡声。我并没被叮咬,老伴也只咬了一个小小的包。说实话,对同事的说法,我并不以为然,因为龟在野外,哪有不被蚊子叮咬的道理。

一个奇怪的梦。龟还在家中时的一个晚上,我作了一个怪梦,梦中有个单位的魏姓同事,全身黑服,站在我的床前,俯首告诉我说,他到做按摩,按肩井穴70分钟,说到此我即醒了过来。我与这位同事关系平平,并没有交情。但这个梦我记得很清楚,我对穴位在学气功时曾有过兴趣,肩井穴与气功的关系并不太密切。学佛后,我就不看这些书了,因此,这个穴位,我是没印象的。第二天,我便在网络上查证,结果令人咋舌,竟然真有这个穴位。也就对这个梦作些揣测,魏的右边是鬼字,与龟同音,单位数百人的姓,有龟音字或带有龟音字边傍者,倒也只他一人。全身黑服又岂不表明是龟吗。至于他说到作按摩肩井穴70分钟,因我右肩和手臂自去年秋季以来,一直有些酸疼,是不是告诉我,照这样按摩,便可治愈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龟的年龄有多大?7斤重的鳄鱼龟,数年或十来年就可达到,年龄的确不太大。但师父说,这个龟的时间好长好长,他老人家是从不轻发一言的,说的都是实话。答案究竟哪个对?那就得看用什么眼光去看了。

龟往生在哪里?往生一词,本是专用以指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言。但到现在,就不仅仅是此意了,佛教信众为表示对辞世者的尊重,也往往会说往生了。这个龟生往何处,凡夫的我无法知道。但是,它在临命终时,能得遇高僧为它授三皈,伸长脖子叫几声而去,在古寺舍报,命终后念佛机通宵达旦为其助念,由法师、居士送它在菩提树下长眠。这些缘太弥足珍贵,罕有难逢。别说是龟,就是人,又有多少人能有这样大的福报呢?具足这些殊胜的因缘,不可能是偶然得来,它的去处更不必多加猜测。

这只龟的放生,用世间眼光去看待,似乎并不成功,因为它死了。但在我看来,这次放生,奇妙难思,是超乎寻常之理的放生,因为,是师父让它脱却了龟身,去往了一个幸福美好的家园。
  
下一篇:最后一页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