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佛法宝藏 > 禅宗文集 > 禅门典藏 > 内容

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二

作者:佚名 发表日期:2012-05-05 16:12:48 来源:互联网 人气:

\
 

  小参五

  住云居山结夏小参。云居千百众如无。只缘内外绝消息。个中空洞等虚空。杀活全承此恩力。所以道。护生须是杀。杀尽始安居。要论个中意。铁船水上浮。算来直得铁船水上浮也有什么奇特。只如护生须是杀。且道。杀个什么。便有禅和子道。不是杀物命。只是杀无明贼。是杀烦恼贼。是杀六根六尘贼。杀争人争我贼。虽然一期也似。要且未梦见衲僧脚跟头。既是护生。须是明杀意。如何是杀意。险。若向个里辨得出。便可放一线道。浩浩之中管取。坐断天下人舌头。然后始杀得尽。然虽如是。释迦老子也杀不尽。迦叶也杀不尽。西天二十八祖也杀不尽。唐土六祖也杀不尽。要明不尽底。须是放却从前已后见解明暗玄妙理性殊胜奇特净洁。刬除不留毫末。也不到极尽处。只如正净处合作么生。还委悉么。深山大泽无人到。聚头正好共商量。复云。释迦老子云。以大圆觉为我伽蓝。身心安居平等性智。师云。释迦老人慈悲大杀怕。尔诸人。不知与尔一个护身符子。虽然如是。点检将来。犹带影在。若是山僧则不然。即云居山见成伽蓝。九旬安居。拍拍是令。

  如上座请小参。僧问。城东老母与佛同生。为什么不见佛。师云。他具大丈夫意气进云。以手掩面十指悉皆见佛。为什么迴避不得。师云。只为渠侬得自由。进云。雪窦道。他虽是女人。却有丈夫之行。是肯伊不肯伊。师云。重言不当吃。师乃云。情与无情一体。触目皆真。佛与众生不别。当体全现。随处作主遇缘即宗。有时放行。则沟渠瓦砾悉生光彩。有时把定。则真金七宝咸皆失色。所以道。诸人欲识命么。流泉是命。湛寂是身。千波竞起。是文殊境界。一亘晴空。是普贤床榻。其次借一句子是指月。于中事是话月。从上来事如节度使信旗相似。如诸古德未建立许多作略。到这里作么生商量。不假三寸试请说看。不假眼试观瞩看。不假耳试采听看。所以道。尽十方世界。都卢是个真实人体。更向什么处着眼耳鼻舌身意。所以山僧从来向诸人道。塞却尔眼。教尔觑不见。塞却尔耳。教尔听不闻。塞却尔鼻。教尔嗅不得。塞却尔口。教尔说不得。拈却尔身。教尔不知痛痒。坐却尔意根。教尔分别不得。正当恁么时。却是好个消息。且不是情尘意想分别计较得失是非境界。也须是罢却机境不立知见。不作道理。除却解会。不见有佛祖。然后可以坐断报化佛头。天下人罗笼不住。是故玄沙道。沙门眼目。直须把定世界。不漏丝毫。只如把时。诸人向这里下喝得么。打一坐具得么拂袖出去得么。从东过西从西过东得么。六六三十六九九八十一得么。都卢是自家屋里事得么。唤作本分事得么。指露柱话灯笼得么。唯心唯性得么若恁么。浑是纷纷纭纭俱非正见。若有个正知正见底。便知有本分事。既知有本分事。终不作计校窠窟道理。作么生道。还委悉么。振奋吒沙无向背。翻身师子大家看。

  小参。当阳一着千圣莫觑。面门一机作家罔措。恁么恁么。不恁么不恁么。拈向一边行棒行喝。击石火闪电光。放过一着。正当恁么时。水泄不通。乾坤坐断。有眼不可见。有耳不可闻。有口不可辨。有心不可思。任是通身是眼。尽乾坤大地草木丛林纤洪长短一一交罗。作无量无边神通妙用。到这里不消一札。且道。具什么道理便恁么奇特。便恁么直截。能恁么坐断。净裸裸赤洒洒。全身独露。便担荷得行透得出。三世诸佛六代祖师乃至天下老和尚。只得饮气吞声目瞪口呿。虽然如是。即今诸人在这里作个什么。山僧更据个什么说话即得。是则是。太杀不近人情。不免放一线道。还委悉么。四海如今清似镜。弯虹直气透青霄。

  山僧二十七年。开个铺席。与一切人。解黏去缚抽钉拔楔。令一个个无窠臼无计校。不作合头语。不作相似语。不依倚一物。与他二十八祖马师百丈黄檗临济天下大宗师所为所行。全体显露。非止今日。寻常不曾于宝华王座上说世谛语。亦不说禅机。不论生灭。岂可胡说乱说作地狱业。唯只凭此一着真实处。于一切人面前。直截吐露。承当得底真实悟入。得大受用更无凝滞。山僧而今已得退居。不欲更升座小参。此盖承太夫人使君朝议通判大夫诸官员。晨夕每以此道见照。再三虔请为众小参。随分应命。然此一事也不难也不易。若道难。永嘉到六祖处。一句下便能承当。初至曹溪。绕禅床三匝。振锡而立。祖曰。夫沙门者。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。大德何方而来。生大我慢。永嘉云。生死事大无常迅速。六祖开个方便门便道。何不体取无生。了取无速。诸人且道。无生作么生体。速又作么生了。一宿觉当头便领云。体即无生。了本无速。如水入水水乳相同。箭锋相拄自然恰好。六祖见他透得过便道。子甚得无生意也。只此一句。也有权也有实。也有照也有用。是他永嘉不向死句下坐杀。也不下合头语。只徐徐地道。和尚。无生岂有意耶。奇哉奇哉。而今人才见师道子甚得无生意。便谓。和尚肯我印证我。此恩难报。第三瓣香。不为别人。只是向语句里死杀。不达本源。讨甚么碗。及至永嘉告辞。祖云。返太速乎。云本自非动。岂有速耶。祖云。谁知非动。云仁者自生分别。当时幸有大丈夫意气。可惜放过。便与掀倒禅床。不为分外。又却随例留一宿。又石头在六祖会里作沙弥时。一日问祖云。和尚迁化后。某甲如何。祖云。寻思去。及至六祖迁化后。他只一味坐禅。只管寻思个无生底道理。鬼窟里作活计。其时有同参遂问。尔作什么。云和尚教我寻思去。所以坐禅。同参云。错了也。有青原师兄名思。指汝去见他。石头方省。遂往青原。原问。甚处来。云曹溪来。思拈起拂子问云。曹溪还有这个么。而今兄弟被人恁么问。便下喝下语。野狐精见解。张眉弩眼强作主宰。总没交涉。石头便会答道。非但曹溪。西天亦无。思云。子莫到西天么。曰若到即有也。不妨绵绵密密地。语不失宗。步步踏着。思云。未在更道。石头云。和尚也须道取一半。莫全靠某甲。思云。不辞向汝道。恐已后无人承当。一日又问青原。和尚在曹溪时。还识六祖么。思云。尔只今还识老僧么。云识。又争能识得。众角虽多。一麟足矣。自然气类相同。羽毛相似。如胶如漆。而今人一句东一句西。有时说心说性。求人印证。有什么交涉。又药山在石头会下坐。次石头来见便问。汝在此作什么。云一物不为。头云。恁么则闲坐。而今人不会便道。唤什么作闲坐。又道。不因和尚问某甲不知。心下黑漫漫地。只管胡道。他自有旨趣。乃云。若闲坐则为也。头云。汝道不为。不为个什么。曰千圣亦不识。由是石头作一赞云。从来共住不知名。任运相将只么行。自古上贤犹不识。造次凡流岂可明。且道。毕竟不为底是个什么。何故却不识千圣。既不识。如何共住。所以这些子事不容尔思量计校。近傍不得。鬼神莫窥。脱却千重万重恶知恶解。心眼自见。若见刺不除。得失是非关念。则永无交涉。此是山僧不得已为诸人说禅病。又唤作入理深谈。只如玄沙令僧驰书上雪峰。峰上堂开缄。见三幅白纸。乃呈似大众云。会么。不见道。君子千里同风。便下座。其僧同举似玄沙。沙云。山头老汉蹉过也不知。敢问大众。如何是雪峰蹉过处。莫是玄沙见解过于师么。且喜没交涉。都向情尘里会。又争会得。所以真如哲和尚有颂云。玄沙封白纸。雪老却同风。蹉过人难会。古曲调不同。到这里凡圣情尽生死关透。得失是非了然不生。全体如如。如如亦不要。然后骑佛殿出三门。将新罗国与占波国斗额。搽灰抹土展钵吃饭。着衣御寒自在优游。初无二缘亦无二相。不是心不是佛。全心即佛。全佛即人。人佛不二。只这不二亦不消得。所以千圣出来。无尔提掇处。无尔凑泊处。如猛火聚近之则燎却面门。如按太阿拟之则丧身失命。到得恁么田地。方始会得自家活计。所以古人道。寻牛须访迹。学道贵无心。迹在牛还在。无心道易寻。又云。佛说一切法。为度一切心。我无一切心。何用一切法。有一伴共诸人商量。大家有一个心。所作所为因甚却道无心。既若无心。开口动舌说话底。众心领底。却是什么。到这里若不见彻。只成一场相谩。所以二祖见达磨断臂立雪。磨云。将心与汝安。二祖云。觅心了不可得。而今兄弟若被问将心与汝安。便孟八郎。或打个圆相。或进前三步退后三步。作女人拜。拍一下喝一声。或撑眉努目。或说心说性。只是情尘业识。所谓学道之人不识真。只为从前认识神。无量劫来生死本。痴人唤作本来人。只如二祖岂不会作许多道理。因甚么只答道。觅心了不可得。须知达磨当头一拶。二祖当下如暗得灯如贫得宝。见彻根源。此中不唤作心。不唤作佛。亦不是物。直似红炉上着一点雪相似。山僧顷日问五祖和尚。二祖云。觅心了不可得。毕竟如何。他道。汝须自参始得这些好处。别人为汝着力不得。参来参去。忽因举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。忽然桶底脱。庭前柏树子也透。麻三斤也是。玄沙蹉过也是。睦州担板也是。不落因果也是。不昧因果也是。三乘十二分教。二六时中眼里耳里。乃至钟鸣鼓响驴鸣犬吠。无非这个消息。方省怀禅师颂云。蜀魄连宵叫。鵽长夜啼。圆通门大启。何事隔云泥。大丈夫汉。一等是踏破草鞋。放下情尘计校得失是非。识得根本。一物不留。丝毫不着。百骸俱溃散。一物镇长灵。和一灵也不要。然后依时及节着衣吃饭。而今兄弟见恁么说。便道。只是虚空里打筋斗。兄弟。只这虚空也难得。岂不见祖师传法偈云。心同虚空界。示等虚空法。证得虚空时。无是无非法。又楞严云。十方虚空生汝心内。犹若云点太清里。诸兄弟。既是访寻知识把生死为念。歇却心猿意马。荷担大机大用。于佛祖不为处安稳坐地。有时向高高峰顶立。有时向深深海底行。任运犹如痴兀人。他家自有通人爱。山僧十年在众。无一时异缘。只是参禅参到。第十年方打得彻。旋旋知非然后稳当。若有一念憎爱得失是非。即是垢衣。须是识得玄旨始得。所以道。不识玄旨徒劳念静。得失是非一时放却。但莫憎爱洞然明白。杨岐所谓栗棘蓬有刺而难吞金刚圈者至小而难跳。勿语中有语。为人解黏去缚。不是人情底事。兄弟参禅。即不得邪解也须子细始得。只如赵州勘一庵主。入门便问。有么有么。庵主竖起拳。州云。水浅不是泊船处。又访一庵主云。有么有么。主亦竖起拳。州云。能纵能夺能杀能活。且那里是水浅不是泊船处。那里是能纵能夺能杀能活处。有者道。赵州先知前庵主不会。所以道。不是泊船处。先知后庵主会。所以道。能杀能活。有底道。舌头在赵州口里。任渠与夺。如斯见解。总是邪徒情识卜度。不得真正宗眼。便是吞跳金刚圈栗棘蓬不得也。五祖和尚常云。诸方参得底禅。如琉璃瓶子相似。爱护不舍第一。莫教老僧见。将铁锤一击尔底碎定也。山僧初见他如此说。便尽心参他。他常问。有句无句如藤倚树。作么生会。山僧便喝或下语。总不契他。云须是情识尽净计校都忘处会。山僧明日便于无计校处胡道乱道。转没交涉。后来彻悟实见实用。如明镜当台明珠在掌得大自在。释迦老子道。若有一法过于涅槃。我即说为如幻如化。此一着子。亘古亘今凝然不变。火不能烧水不能溺。刀斧不能斫。唤作根本。一切有漏无漏。佛界魔界。净土秽土。无不真实。若悟得可以丹霄独步。不受别人处分。若未到恁么田地。管取被人罗笼。山僧如今已退了院。彼此缘法自有时。所以今日因朝议太夫人请小参。尽情说与诸人。各自参究佛法本无彼此。诸家总是六祖下儿孙。终不说我是临济下人。须得我家宗派盛传。宁可粉骨碎身。终不作这见解。复举。僧问保寿。万境来侵时如何。寿云。莫管他。僧礼拜。寿云。不得动着。动着打折汝腰。师云。大众。保寿和尚用金刚王宝剑。一切逆顺得失长短是非。无边境界不消一瞥。这僧见机而作。当时礼拜。为什么却道不动着子细检点。大似龙头蛇尾。山僧即不然。或有人问。万境来侵时如何。亦对他道。莫管他。这僧或若便礼拜。只向他道。伶利衲僧。一拨便转。

  师云。父母未生已前。净裸裸赤洒洒。不立一丝毫。及乎投胎既生之后。亦净裸裸赤洒洒。不立一丝毫。然生于世。堕于四大五蕴中。多是情生翳障。以身为碍。迷却自心。若是明眼人。明了四大空寂五蕴本虚知四大五蕴中。有个辉腾今古迥绝知见底一段事。若能返照。无第二人。根脚下净裸裸赤洒洒。六根门头亦净裸裸赤洒洒。乃至山河大地穷虚空界。尽无边香水海。亦净裸裸赤洒洒。恁么说话。莫是拨有归无么。且喜没交涉。若拨有归无。杳杳冥冥。堕在豁达空拨无因果处。则永劫出他地狱三涂因果不得。若真实彻证。到真净明妙实际理地。则四圣六凡三世诸佛天下祖师有情无情。悉于是中流出显现。所以孚上座问鼓山晏国师道。父母未生前鼻孔在什么处。山云。即今生也在什么处。孚上座不肯云。尔问我来。山如前问。孚但摇扇。大凡参请。参须实参。见须实见。用须实用。父母未生前鼻孔在什么处。孚上座只摇扇子。莫是弄精魂么。须知有奇特事始得。只如文殊初生见十吉祥异相。须菩提生室现空相。善财初生涌出万宝藏。皆在此一大宝光中净裸裸赤洒洒流出。若只在杳杳冥冥堕在空空寂寂处。岂有如是奇特。所以古人于生处见大奇特。如世尊分手指于天地自云。天上天下唯吾独尊。若逢云门大师。尚不以为奇特。直行衲僧正令。后来老宿云。云门知恩方解报恩。既知了。便以衲僧本分事向逆顺境界中行。且道。还当得么。若是平展商量。则有向上事。若据衲僧本分事上。不直半分。何故。他家自有通霄路。

  师云。现成公案。不隔一丝毫。普天匝地。是一个大解脱门。与日月同明。与虚空等量。若祖若佛无别元由乃古乃今同一正见。若是利根上智。不用如之若何。直下壁立万仞。向自己根脚下承当。可以笼罩古今。坐断报化佛头。更无纤毫渗漏。威音王已前无师自悟。是大解脱人。威音已后因师打发。不免立师立资。有迷有悟。虽然如是。要且只是方便垂手接人。所以达磨西来不立文字。直指人心见性成佛。后来六祖大鉴禅师。尚自道。只这不立两字。早是立了也。何况语言机境种种知解。须是一笔句断始得。此一件事直饶三世诸佛出兴。以无量知见方便接引。亦只有限。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。设百千问答提持。亦只有限。不如向自己脚跟下究取。威音王已前空劫那畔。自己家珍随处受用也。须是大丈夫汉意气方有如是作略。亦不依他言语指示。不受他欺谩。从朝至夜。入息不居阴界。出息不涉万缘。极是省要。只为各各当人自违背此事。向六根门头。认光认影。不得快活。却云。争奈某甲疑何。且道。疑从什么处来。又道。某甲为什么道不得。只尔这道不得底是什么。为尔不能回光直下承当。祖师道。自己分上。有如是灵光。有如是自在。一切众生流浪情尘不能解脱。假使将此一大事因缘。种种垂示。犹是有机有境。落在情尘。要会么。直是一念不生。方有少分相应。所以先师道。直须是命根断始得。且道。如何是命根断。须是打叠从前知见种种解会。一似大死底人。活得起来。自然无诤。所以道。我得无诤三昧。人中最为第一。不见南泉和尚道。黄梅七百高僧。尽是会佛法底。只有卢行者一人不会佛法。所以得他衣盂。须是恁么人始契恁么事。又云。如圣果大可畏处。盖为无如许圣量等事。若是没量大人。终不肯乱承当。终不道。我能我解我是禅师。若如此则堕在解脱深坑。不见云门大师道。平地上死人无数。过得荆棘林者是好手。而今平地上。死人无数。云门一句道着。山僧这里则不然。直饶透得荆棘林。亦未是好手。更须知有银山铁壁。直须透得银山铁壁。然后是千了百当底人。方知有向上事。可以分付钵袋子。更不与他情尘作对。浩浩作佛法见解。作禅道商量。直须心境一如湛湛寂寂地无为无事。又不堕在无为无事处。到此须是向上人始得。所以龙牙和尚道。无端遣向墨池边。惹得身心黑似烟。却向上流清处洗。身心用尽亦如然。德山和尚道。但有文字语言。皆是依草附木竹木精灵。须是独脱一路。犹较些子。只如今衲僧家。也须着精神参取始得。千里万里行脚。一等是踏破草鞋。也须是踏得破始得。方且不孤负平生。彼此来南阎浮提打一遭。也不虚过亦不折本。然后向四威仪中。随时受用。亦自安乐。忽然一旦霜露果熟。被人推向曲录木床上。作人天师。与人解粘去缚。不妨奇特。若未谛当。切不可为人祸事也。不见德山道。一似淫妇相似。一向立问立答。立宾立主。有甚么交涉。大凡参学人。当须洒洒落落直下彻去。岂不庆快。

  师云。现成公案。更不消如之若何直下一切截断。犹较些子。佛法本无许多。若以无心无念无事无为无计校无分别。至竟着衣至竟吃饭。何曾动着一丝毫。便能坐断报化佛头。不起一丝毫佛法见解。所以古人才见僧来便云。见成公案。放尔三十棒。布漫天网。打冲浪巨鳞。持万里钩。御千里乌骓马。也是事不获已。所以石室和尚。才见人来举起拄杖云。过去诸佛也恁么。见在诸佛也恁么。未来诸佛也恁么。只与尔略露些子锋铓。若是个人。才见恁么道。撩起便行。犹较些子。若是才入思量。已被漫天网罩却也。如是三十年。只有长沙和尚。知渠落处。便云。和尚放下拄杖子。别通个消息来。方契他意。而今参学兄弟。直须是箭锋相拄针芥相投内外绝消息始得。若只寻见寻闻求知求解。只成个生死根本。何不体取无生了本无速。若能个个如是见。生死路一时截断。全不动一丝毫头。所以道。居千人万人中。如无一人相似。只是歇得身心。百无知解。如无用处一般。若是随言逐句作道理。满肚皮是禅。何时得脱去。故南泉禅师道。山僧出世。只为诸人。拈却佛病祖病。老僧寻常向兄弟道。父母未生前。还有形貌也无。他教中道。四大五蕴成身。只因父母交感一念染心。而成此身。我且问尔。哆哆和和时。何不共人相争。及至才长大。便有争人争我。四大一旦离散。依前还复本来形貌。故云。菩提本无树。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。何处惹尘埃。各宜勉力。以悟为期。莫虚度光阴。时不待人。

  师云。此个大事。已是八字打开了。直饶回头返照。早是钝置也。直是彻底信得。于未发言已前。一时觑透。既发言之后。且道作么生承当。初机之士。且于脚跟下明取。而今坐立俨然。各各见闻不昧。人人向脚跟下。如印印空如印印水如印印泥。初不分得失彼我是非。净裸裸赤洒洒。辉腾今古。迥绝知见。返照回光。岂有许多事。然未返照时。却无许多事。只如寻常百不思百不管绝念忘缘时。一时现成。聊闻返照。便作个见闻觉知解会。各各在见闻觉知处。起模画样。方恁么时。落在生死阴果中。无由得出离。欲明此事。直须蕴藉深方。可不落是非得失闻见知觉。纤毫净尽始得快活。拘牵惹绊他不住。所以道。如人学射久久方中。岂不见。裴相国出镇宛陵。因游寺见高僧像。遂问僧职云。高僧仪相可观。未审高僧在什么处。于时僧职莫知所措。裴公云。此间有禅僧么。僧职云。近有一僧。舍身扫地。身披百衲。恐是禅僧。及乎请得来。乃是黄檗断际运禅师也。裴公乃举前话问之。檗乃召相公。公应诺。檗云。在什么处。裴公于此大悟。诸人且道。问处是答处是。且道。又是个什么禅僧家。直须有省发始得。莫只认声认色。所以老僧寻常道。千人万人但识取一人。千句万句但识取一句。千机万机但明取一机。毕竟且道。是什么。将知洪炉大冶千煆百炼。正要得人。须知向一言下。一明一切明。一了一切了。聊闻举着。透顶透底。净尽无余。且如断际。一呼之下。因什么高僧却作裴公。裴公却成高僧。若论此事。直须是俊流始得净尽。所以道。举不顾即差互。拟思量何劫悟。本分衲僧。不要思量分别。直须求个悟处。言悟者。如失一件物多年废置而一旦得之。又如伤寒病忽然得汗。直是庆快也。将知悟心见性。非思量分别。所以证入金刚正体。自然亘古亘今。廊周沙界。水不能溺。火不能烧。世界坏时。此个常住。为山河大地之本。六凡四圣之家。而蕴在各各当人方寸之下。若能方寸颖悟。独露真常。于万别千差说处。终不起异见。于千差万别境上。终不作别解。须是打并净尽。方可全体见成。如水潦问马祖。本来佛法。祖与一踏倒地。忽然大悟。起来呵呵大笑云。百千三昧无量妙义。只向一毫头。一时识得根源去。又呵呵大笑。后来出世。每升堂自云。自从一吃马师踏。直至如今笑未休。复呵呵大笑。且道。作么生是根源。将知此个根源。若识得了。说到深深密密。千圣所不到处亦得。若只一棒一喝。尽乾坤大地一时收来。如金刚王宝剑踞地师子亦得。行脚人要参禅。有如是眼脑。方可入作。直须审细言。多去道转远。

レイバン
下一篇:最后一页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