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佛法宝藏 > 禅宗文集 > 禅门典藏 > 内容

大慧普觉禅师再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六(塔铭附)

作者:佚名 发表日期:2012-05-05 10:53:49 来源:互联网 人气:
师绍兴二十八年正月十日。于明州阿育王山广利禅寺受请。望阙谢恩讫。拈勅黄示众云。达磨不来东土。二祖不住西天。人人常光现前。个个壁立万仞。且道。这个从甚么处得来。若知来处受用无穷。其或未然。却请维那分明宣过。也要大家知有宣了。拈香祝圣罢乃就座云。善法堂前瑞气新。天书来自九重城。唯凭一句无私语。上祝吾皇亿万春。

    二月二十八日。于临安府景德灵隐禅寺开堂。拈疏示众云。此是释迦老子四十九年三百六十余会说不尽底。尽在里许。安抚敷文。两手分付径山。山僧分明把呈其中妙义。如何敷演。若敷演得皇恩佛恩一时报足。其或未然。却请表白。对众拈出。宣疏了指法座云。毘卢顶[宁*页]人人有志上头行。问着路头十个有五双不知去处。诸人要识路头么。良久云看。遂升座拈香。祝圣罢。又拈香云。此一瓣香。在兜率天则曰仙陀婆。在善变化天则曰夺意。在阿那婆达多池边则曰莲华藏。且道在径山手中唤作甚么。良久云。非但圜悟老人看即有分。便是三世诸佛出来也不敢正眼觑着。便烧乃就座。灵隐和尚白槌云。法筵龙象众。当观第一义。师云。若论第一义。五目莫覩二听难闻。要得谛当分明。当须直截自观。作是观者名为正观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。邪正未分有疑请问。僧问。调御出世。三转法轮于大千。达磨西来。九年面壁于少室。和尚今日为国开堂。未审超佛越祖一句作么生道。师云。空里忙忙画卍字。进云。直得四众瞻仰万姓歌谣去也。师云。却被上座道着。进云。直饶道着。也只得一半。未审向上。和尚还更道得也无。师云。八角磨盘空里走。进云。记得肃宗帝问忠国师。如何是十身调御。国师云。檀越蹋毘卢顶上行。未审意旨如何。师云。今古历然。进云。顶门具眼争谩得。耀古腾今作者知。师云。收问灵山一会与今日是同是别。师云。如是我闻。进云。恁么则灵山亲见举。今日又重闻。师云。闻底事作么生。进云。两头俱坐断。八面起清风。师云。吃嘹舌头三千里。僧礼拜。复有僧出。师云。问话且止。纵饶问处如百川竞注。答处似巨海吞流。直得维摩结舌鹙子无言。于本分事上了无交涉。且道。本分事上合作么生提持。乃举拂子云。还见么。又击禅床云。还闻么。闻见分明是个甚么。当今圣主于此得之。以妙明心印。印十方华藏世界海。只在一尘中。于一尘中垂衣治化。演出无量无边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殊胜功德。利益法界一切有情。所谓圣寿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。圣量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。圣德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。圣学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。乃至圣智圣慧圣慈圣聪。皆悉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。只这不可思议底亦不可思议。都卢只在一尘中。皆圣心之常分。非假于他术。满朝文武诸贵官。得之以妙明心印。向各各当人脚跟下。一印印定。更无秋毫以为透漏。所谓王事民事。一一明了一一无差。然后卷舒自在纵夺临时。皆吾心之常分。非假于他术。今日一会。若僧若俗。若男若女。若贵若贱。得之各以妙明心印印之。则随其根性悉得受用。一一明了一一无差。皆吾心之常分。非假于他术。且道。径山长老得之又作么生。还相委悉么。唯凭一滴曹溪水。遍界为霖报我皇。即将上来举扬般若所有一毫之善。祝延今上皇帝圣寿无疆。恭愿。尧仁广被。齐日月之盛明。汤德弥新。并乾坤之久固。皇太后中宫皇后大内天眷。伏愿同明般若正因。悉获金刚种智。复举波斯匿王问佛。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。若言其有。智不应一。若言其无。智不应二。一二之义其义云何。佛言大王。汝于过去龙光佛所。曾问此义。我今无说汝亦无闻。无说无闻。是名一义二义。师召大众云。明明向道。尚自不会。岂况盖覆将来今日。或有人问。径山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。若言其有智不应一。若言其无智不应二。一二之义其义云何。只向他道。元首明哉。股肱良哉。是名一义。亦名二义。正当恁么时。还有向上事也无。良久云。任大也须从地起。更高争奈有天何。久立众慈。伏惟珍重。灵隐和尚再白槌云。谛观法王法。法王法如是。下座。

    入院上堂。古人道。去去实不去。途中好善为。来来实不来。路上莫亏危。敢问大众。既不去善为个甚么既不来有甚么亏危。妙喜离径山十八年。今日归来。亦不见有善为。亦不见有亏危。三门依旧向南开。为甚么如此。良久云。而今四海清如镜。行人莫与路为雠。

    上堂。今朝三月十五。已得如膏之雨。农夫鼓腹歌谣。万象森罗起舞。敢问大众。农夫鼓腹理合如是。万象森罗因甚么起舞。还委悉么。不见道。一家有好事。引得百家忙。

    上堂佛子住此地。则是佛受用。常在于其中。经行及坐卧。以拂子击禅床云。一切智通无障碍。释迦老子来也。说道昨日有人从庐山来。却得江西信。钵盂口向天。灯笼挂露柱。四方八面一时来。直是无尔回避处。既无回避处。且作么生商量。还委悉么。回而更相涉。不尔依位住。

    浴佛上堂。九十七种大人相。庄严微妙净法身。示现诞生出母胎。为众生故作佛事。且作么生是作底佛事。良久云。下座与首座大众。同入如来香水海。助这老子转大法轮。

    上堂举僧问赵州。学人乍入丛林。乞师指示。州云。尔吃粥了也未。僧云。吃粥了。州云。洗钵盂去。其僧于言下有省。师云。诸方拈掇甚多。下注脚亦不少。未曾有一人分明说破。妙喜今日为诸人分明说破。吃粥了便洗钵盂。且道。还曾指示无。黑豆从来好合酱。比丘尼定是师姑。

    上堂举赵州一日。与文远侍者论义。鬪劣不鬪胜。胜者输餬饼。远云。请和尚立义。州云。我是一头驴。远云。某是驴胃。州云。我是驴粪。远云。某是粪中虫。州云。汝在彼中作甚么。远云。某在彼中过夏。州云。把将餬饼来。师云。文远在驴粪中过夏。面赤不如语直。赵州贪他小利。赢得个餬饼。检点将来。也是普州人送贼。且道毕竟如何。良久云。鹅王择乳。素非鸭类。

    上堂。正说知见时。知见即是心。当心即知见。知见即如今。如今即且置。古佛与露柱相交。占波共新罗鬪额。万里圆光顶后相。云门北斗里藏身。睦州担板赵州吃茶。又作么生商量。遂喝一喝云。若不喝住。几乎乱却六十甲子。下座。

    上堂举洞山和尚夏末示众云。初秋夏末。兄弟东去西去。直须向万里无寸草处去。前后下语者皆不契。有僧传此语到石霜。霜云。何不道。出门便是草。洞山闻得深肯之。谓浏阳有古佛出世。师云。万里无寸草。但请恁么去。出门便是草。各自有公据。有公据何拘束。清风月下守株人。凉兔渐遥春草绿。

    中秋上堂。人有心看月。月无心照人。有无成一片。方始得惺惺。蓦拈拄杖卓一下云。这个不可不惺惺。掷下云。若知扑落非他物。始信纵横不是尘。

    上堂。纔方八月中秋。又是九月十五。拈起拄杖卓一下云。唯有这个不迁。掷下云。一众耳闻目覩。

    上堂。一二三四五。五四三二一。返覆数千回。总不出今日。且道今日事作么生。良久云。霜风刮地来。法身赤骨[骨*历]。

    上堂举。盘山道。向上一路千圣不传。慈明道。向上一路千圣不然。师云。不传不然海口难宣。须弥顶上驾起铁船。

    上堂举。僧问雪峯。古涧寒泉时如何。峯云。瞪目不见底。饮者如何。峯云。不从口入。赵州闻举。呵呵大笑云。不可从鼻孔入。僧却问。古涧寒泉时如何。州云苦。饮者如何。州云死。雪峯得闻乃云。赵州古佛。遂遥作礼云。从此不答话。师云。雪峯不答话。疑杀多少人。赵州道苦。面赤不如语直。若是妙喜即不然。古涧寒泉时如何。到江扶橹棹。出岳济民田。饮者如何。清凉肺腑。此语有两负门。若人辩得。许尔具参学眼。

    退院再归上堂。去是住时因。住是去时果。去住与果因。无可无不可。喝一喝云。这里是甚么所在。说去说住。说因说果。说可说不可。虽然如是。这里却有个好处。且道好在甚么处。良久云。再理旧词连韵唱。村歌社舞又重新。

    圣节上堂。心同虚空界。示等虚空法。证得虚空时。无是无非法。既无是法又无非法。谓之无上佛果菩提。亦谓之真如佛性。亦谓之摩诃般若波罗蜜多。所以道。般若波罗蜜多能出生一切诸佛法。能成就一切菩萨解脱法。能成就国王无上法。能成就众生所作法。譬如摩尼宝珠体具众德。能镇毒龙诸恶鬼神。能遂人心所求如意。且作么生是如意底事。下座与大众同诣大佛殿。启建天申。圣节谨白。

    上堂举。法眼问修山主。毫厘有差天地悬隔。尔作么生会。修云。毫厘有差天地悬隔。眼云。恁么会又争得。修云。某甲只恁么。未审和尚作么生。眼云。毫厘有差天地悬隔。修礼拜。师云。法眼与修山主。丝来线去。绵绵密密。扶竖地藏门风。可谓满目光生。若是德山临济门下。更买草鞋。行脚始得。为甚如此。毫厘有差天地悬隔。甚处得这个消息来。

    上堂。今朝又是五月五。大鬼拍手小鬼舞。蓦然撞着桃符神。两手椎胸叫冤苦。艾人云。休叫苦。遂拈拄杖卓一下云。只有一处堪回互。回互不回互。回而更相涉。掷下云。不尔依位住。参。

    上堂。今朝又是六月半。记得一则旧公案。拈拄杖卓一下云。拄杖子吞却法身。露柱在傍偷眼看。看不看拈起。秦时鞭轹钻。虽然如是。这一则旧公案。妙喜与他重剖判。掷下云。万别与千差。吾道一以贯。

    解夏上堂。一百二十日禁足。三十五日在外走。熨斗煎茶铫不同。泥牛解作师子吼。今朝法岁已周圆。拈得鼻孔失却口。以大圆觉为伽蓝。七七依前四十九。
上堂。秋江清浅时。白露和烟岛。良哉观世音。全身入荒草。在荒草不须讨。为甚么如此。不识大哥妻。元来是嫂嫂。

    上堂。门外春将半。山房总不知。可怜拄杖子。暗里自抽枝。遂拈起拄杖云。这个是拄杖子。那个是抽底枝。掷下云。直下来也休眼皷眵。

    上堂举。干峯示众云。举一不得。举二放过。一着落在第二。云门出众云。昨日有人从天台来。却往径山去。干峯遂唤维那云来日不得普请。师云。干峯洗面摸着鼻。云门吃饭咬着沙。二人蓦地相逢着。元来却是旧雠家。虽然如是。只许老胡知。不许老胡会。

    上堂。扑落非他物。纵横不是尘。山河及大地。全露法王身。蓦拈拄杖卓一下云。这个是拄杖子。那个是法王身。又举起云。这个是法王身那个是拄杖子。遂掷下云。既已扑落。又非他物却是个甚么。已是头上安头。喝一喝云。更是个甚么。

    上堂。今朝十月旦。为君重衍算。两个五百文。元来是一贯。顶门具眼人。记取这公案。

    今上皇帝在建邸。遣内知客入山供养罗汉。祝圣请升座。僧问。当来下生弥勒佛。一毛头上现乾坤。现在无量寿世尊。大光普照河沙界。天台五百阿罗汉。随缘赴感靡不周。双径峯头老作家。超诸方便如何说。师云。现在未来佛。皆同一名号。进云。恁么则人间天上无不归依。师云。师子窟中师子。栴檀林里栴檀。进云。可谓是。是法住法位。世间相常住。师云。剎竿头上仰莲心。进云。正当恁么时。未审是谁家风月。师云。是法住法位。世间相常住。进云。和尚分上又作么生。师云。天人群生类。皆承此恩力。进云。如是则。一身有赖乾坤阔。万事无忧日月高。师云。龙得水时添意气。虎逢山色长威狞。进云。道端到这里。只得兵随印转将逐符行去也。师云。灵利衲僧一拨便转。进云。人归大国方知贵。水到潇湘一样清。师云点。进云。只如教中道。天人得道此为证。三宝于是现世间。以斯妙法济群生。一受不退常寂然。如何是妙法。师云。生铁铸成浑钢打就。进云。只凭此个真消息。玉叶金枝万万春。师云。天上有星皆拱北。人间无水不朝东。僧礼拜云。谁不恁么道。师乃云。欲识佛性义。当观时节因缘。时节若至其理自彰。敢问大众。作么生是自彰底理。举起拂子云。还见么。又击禅床云。还闻么。闻见分明是个甚么。若向这里提得去。皇恩佛恩一时报足。其或未然。径山打葛藤去也。复举起拂子云看看无量寿世尊在径山。拂子头上放大光明。照不可说不可说又不可说佛剎微尘数世界。于诸世界中转大法轮。作无量无边广大佛事。其中若凡若圣。若正若邪。若草若木。有情无情遇斯光者。皆获无上正等菩提。所以诸佛于此得之。具一切种智。诸大菩萨于此得之。成就诸波罗蜜。辟支独觉于此得之。出无佛世现神通光明。诸声闻众洎夜来迎请。五百阿罗汉于此得之。得八解脱具六神通。天人于此得之。增长十善。修罗于此得之。除其憍慢。地狱于此得之。顿超十地。饿鬼傍生及四生九类。一切有情于此得之。随其根性各得受用。无量寿世尊放大光明作诸佛事已竟。然后以四大海水灌弥勒世尊顶。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。当于补处作大佛事。无量寿世尊有如是神通。有如是自在。有如是威神。到这里还有。知恩报恩者么。若有出来与径山相见为汝证明。如无听取一颂。十方法界至人口。法界所有即其舌。只凭此口与舌头。祝吾君寿无间歇。亿万斯年注福源。如海滉漾永不竭。师子窟内产狻猊。鸑鷟定出丹山穴。为瑞为祥遍九垓。草木昆虫尽欢悦。稽首不可思议事。喻若众星拱明月。故今宣畅妙伽陀。第一义中真实说。

    俞御干请上堂。一别二十年。蓦地又相见。如百炼精金。始终色不变。请我转法轮。增长菩提愿。直下绝狐疑。便悟本来面。

    上堂举。圆通秀和尚示众云。少林九年冷坐。刚被神光觑破。如今玉石难分。只得麻缠纸裹。这一个那一个更一个。若是明眼人。何须重说破。师云。径山今日不免狗尾续貂。也有些子。老胡九年话堕。可惜当时放过。致令默照之徒。鬼窟长年打坐。这一个那一个更一个。虽然苦口叮咛。却似树头风过。

    结夏上堂。一年一度解。一年一度结。只是这个事。何须更多说。不多说蹋着。秤锤硬似铁。

    大慧普觉禅师再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六

    大慧普觉禅师塔铭

    少师保信军节度使充醴泉观使魏国公张浚撰

    隆兴元年。八月十日。大慧禅师宗杲。示寂于径山明月堂。皇帝闻之嗟惜。诏以明月堂为妙喜庵。赐谥普觉。塔曰宝光。用宠贲之。其徒以师全身。葬于庵之后。使了贤来请铭。先是上为普安郡王时闻师名。尝遣内都监。至径山谒师。师作偈以献上。上甚嘉之。及在建邸。复遣内知客。请师山中。为众说法。亲书妙喜庵大字。及制真赞寄师。又二年而上即位。始赐号大慧禅师。明年复取向所赐宸翰。以御宝识之恩宠加厚而师亡矣。仰惟主上神圣英武。资不世出。而惠顾一方外之士如此。盖师于释氏。所谓卓然杰出于当世者。忠诚感格得之天理。是以上动宸心。眷知特异。吁其盛哉。自昔圣贤。以传心为学。诚明合体。变化兴焉。西方之教。指心空为解脱究竟。盖得一而不见诸用。而悟入要处。或几于尽性者所为。后世三宗并行。临济正传。号为得人。超出声尘。不立一法。根源直截。以证为极。焜耀震动。卷舒无碍。如师子儿。游戏自在。获大无畏。此固不可以智知识识也。临济六传至杨岐。杨岐再世。而圜悟禅师克勤。得法于五祖演。被遇两朝。其道盖盛行矣。师实嗣圜悟。益光明焉。师讳宗杲。宣州宁国人。姓奚氏。年十七为浮图。不欲居乡里。从经论师。即出行四方。始从曹洞诸老宿游。既得其说。叹曰。是果佛祖意耶。去之谒准湛堂。准识师眉睫间。久谓之曰。子谈说皆通畅。特未可以敌生死。吾今疾革。他日见川勤。当能办子事。勤即圜悟师也。湛堂死。师谒丞相张公无尽。求准塔铭。无尽门庭高于天下。士亦小许可见。师一言而契。即下榻。朝夕与语。名其庵曰妙喜。字之曰昙晦。且谓子必见圜悟师。吾助子往。遂津致行李来京师。见勤于天宁。一日勤升堂。师豁然神悟。以语勤。勤曰。未也。子虽有得矣。而大法故未明。又一日勤举演和尚有句无句语。师言下得大安乐法。勤拊掌曰。始知吾不汝欺耶。自是纵横踔厉。无所疑于心。大肆其说。如苏张之雄辩。孙吴之用兵。如建瓴水转圆石于千仞之阪。诸老敛袵。莫当其锋。于时贤士大夫。往往争与之游。雅为右丞吕公舜徒所重奏。赐紫衣号佛日大师。会女真之变。其酋欲取禅僧十辈。师在选中。已而得免。盖若有相之者渡江而南。圜悟方主云居席。命师居第一座。为众授道。誉望蔚然。已而去入云居山。居古云门。学者云集。复避乱走湖南。转江右入闽。筑庵长乐洋屿。时从之者纔五十有三人。未五十日。得法者十三辈。前此盖未始有也。后皆角立。始应给事江公少明之请。住小溪云门庵。而浚在蜀时。勤亲以师嘱谓真得法髓。浚造朝。遂以临安径山延之。道法之盛冠于一时。百舍重趼往赴。惟恐后拜其门。惟恐不得见。至无所容。敞千僧大阁以居之。凡二千余众。所交皆俊艾。当时名卿。如侍郎张公子韶。为莫逆友。而师亦竟以此遇祸。盖当轴者。恐其议己恶之也。毁衣焚牒。屏居衡州。凡十年徙梅州。梅州瘴疠寂寞之地。其徒裹粮从之。虽死不悔。噫是非有以真服其心而然耶。又五年。太上皇帝特恩放还。明年复僧服。四方虚席以邀。率不就。最后以朝命住育王。聚众多食或不继。筑涂由凡数千顷。诏赐其庄名般若。又二年移径山。师之再住此山。道俗歆慕。如见其所亲。虽老接引后进不少倦。居明月堂凡一年。以终将示寂。亲书遗奏。及寄声别右相汤公。又贻书于浚了贤请偈。复取笔大书。不少乱。师虽为方外士而义笃君亲。每及时事。爱君忧时。见之词气。其论甚正确。晚自径山来秣陵。见浚垂涕言。先人不幸无后。某之责家贫何所仰愿。乞一给使名藉公重。庶有肯就者。浚为恻然兴叹。遂奏其族弟道源奉师亲后。既退居明月堂。冐暑走其乡。上冢葺治。所存盖如此。使为吾儒岂不为名士。而其学佛亦卓然自立于当世。非豪杰丈夫哉。卒被光宠。表之无穷。诚有以自致也。所赐御书。建阁藏于妙喜庵。与兹山不磨矣。师寿七十有五。坐夏五十八年。僧俗从师得法悟彻者。不啻数十人。皆有闻于时。鼎需思岳弥光悟本守净道谦遵璞祖元冲密。先师而卒。我秦国太夫人亦甞于师问道焉。呜呼我识师之早。此心默契。未言先同。从容酬接。达旦不倦。人间至乐。孰与等拟。盖惜其沦没山林惠利之不博加于人也。然而以道观之。安可以隐显去来。索师于形骸之内哉。我实知师。宜为之铭。铭曰。

 死生为一  非想非说  证彻了悟
 一息千劫  嗟师何为  拳拳忠孝
 欲迪群迷  俾趋正教  嘻笑怒骂
 佛事炽然  情生智隔  疑谤兴焉
 天目巍巍  终古莫移  师兮道德
 此山与齐

レイバン
下一篇:最后一页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